乐啪TV 乐瓜TV 搜搜TV 果裸TV Q6TV 畅快屋TV
当前位置: 首页  »  电视剧  »  大陆剧  »  大染坊

大染坊

主要剧情:  清朝末年,山东周村。十五岁陈六子父母早亡,以乞食为业。但贰心存善良,天资伶俐,胸怀洪志。要饭之余,爱去书棚据说书,..... 详细剧情介绍
小贴士:
zuidam3u8

播放失败请切换其他播放方式

kum3u8

播放失败请切换其他播放方式

奇艺视频

播放失败请切换其他播放方式

qq播客

播放失败请切换其他播放方式

优酷视频

播放失败请切换其他播放方式

芒果视频

播放失败请切换其他播放方式

乐视视频

播放失败请切换其他播放方式

PPTV视频

播放失败请切换其他播放方式

搜狐视频

播放失败请切换其他播放方式

吉吉影音

需安装吉吉影音播放器

下载地址

提示:!

下载地址

提示:!

剧情介绍

  清朝末年,山东周村。十五岁陈六子父母早亡,以乞食为业。但贰心存善良,天资伶俐,胸怀洪志。要饭之余,爱去书棚据说书,身受民间传统文化浸染。在他要饭过程中,经常受到同样穷困落魄的琐子叔的照顾,寿亭铭记在心,又偶然结识日后成为山东最大工业家的苗翰东,后者更成为他以后做人的楷模。
  一天早上,他装作冻昏,倒在了周村通和染坊门口。周掌柜一家为人和善收容了他,寿亭成了通和染坊的店员,并被周掌柜认为义子,改名陈寿亭。周掌柜有一个女儿采芹,二人从此相识,亲同兄妹。寿亭来后染坊交易愈加口红火。染坊里的刘师傅心术不正,总以自己的手艺要挟周掌柜。陈六子假意市欢刘师傅,乘机偷学会了染布的手艺之后,说服周掌柜辞退了刘师傅。
  十年后,由于陈寿亭经营得法,周村原有的众多家染坊,逐渐被挤垮。曾在周村印染业排名第一的富翁染坊王掌柜,在说合寿亭失败后授意内弟勾结土匪,将寿亭劫持逼其就范,面对酷刑,寿亭佯装认输,自己接过筒子香(成捆如烟筒粗细)来自己摁在胸口上,土匪大惊,又为其情义感动佩服不已。此后通和成了周村最大的染坊。
  陈寿亭的经营才华获得张店大户、受过新思惟影响的卢老爷的赏识和信任。后者以极其优越的前提邀请寿亭在青岛共同开办大华染厂,并放置留学德国学习染织归来的长子卢家驹担当董事长。陈寿亭就此走出染坊,走上了工业印染之路。
  其时青岛印染业竞争激烈,陈寿亭处境艰难,尤其是孙明祖创办的元亨染厂,处处遏制大华的发展。寿亭为了打开局势,双头出击,一方面暗里给青岛布铺的店员及老板让利,另一方面让家驹去渤海大酒店阻截东三省的客商,加之他们的飞虎牌染布质量上乘,销路逐渐打开。就在寿亭两路拓展业务的同时,五四运动爆发。寿亭拿出积压的四十匹窄幅布,让学生做成游行的横幅,既支持了爱国运动又为自己作了广告,大华染厂及飞虎牌染色布名震岛城。为打败寿亭,孙明祖指派与自己有染的贾思雅采用美人计勾引卢家驹,以骗出染布配方。家驹年少好色经不住诱惑,受骗被骗,寿亭将计就计向孙明祖供应了作了手脚的配方。孙明祖自以为得计,为一举打败陈寿亭,开动所有机械临盆。孙明祖自得,但不知寿亭暗藏杀机。用寿亭配方染的所有布疋三天之后起头掉色,各地纷纷退货。元亨染厂即将倒闭。孙明祖无奈之下向陈寿亭求救,寿亭为人大度善良,匡助元亨染厂起死回生。此后孙明祖甘拜下风,决心与陈寿亭协同发展。
  此时寿亭已与采芹成亲生子,取名福庆。跟着工厂的络续发展,寿亭在家驹的建议下,决意购买更先辈的机械。于是采用一对多的竞争方式,最终以极低的价钱从日本商人藤井购得,大华发展迅速,成了青岛仅次于元亨的第二大印染厂。
  十年后,九一八事项,东北三省难民纷纷搭船到青岛避祸。生成丽质,超脱俗的沈远宜也来岛寻觅情人、受伤的东北军军长霍长鹤。不虞寻人未果又丢失行李,归家无计。寿亭款待来访的济南三元染厂的赵氏东俊、东初兄弟,宴中谈及东三省被占后的中国时局,心存忧虑,感到江山破碎,心绪烦乱,便独自沿着海边回家,巧遇因绝望而自杀未遂的沈小姐,寿亭好言劝慰并慷慨解囊。次日远宜不辞而别投奔姨母。寿亭又收容了一多量避祸的东北染厂的职工并加以抚恤。
  岛城掀起抵制日货运动。商会也举办会议参议抵制事宜,寿亭借机强制孙明祖亮相不买日本东亚商社滕井的一船坯布,同时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一方面让家驹稳住孙明祖,另一方面加紧与藤井的商洽。藤井由于货船被征用急需转运军粮,不得已以低价卖给寿亭。寿亭财力有限便决意与东俊、东初共同分享,然而东俊自视甚高想同寿亭一试高低,便故意迁延以强制寿亭降价。寿亭不甘其辱使计终让东俊以更高的价钱买下。
  跟着时局的发展,寿亭感到青岛的经营情况正在恶化,便有意卖厂西迁济南。滕井由于为驻军储运物资获得了国内的奖励,身份发生改变。为兼并大华,滕井软硬兼施,但寿亭不为所动。
  东俊东初兄弟在济南为寿亭找好了新厂的厂址。一次吃饭时碰到济南青洪帮头目白志生挑战,寿亭根本他放在眼里。饭后,路过其时济南的红灯区芙蓉衔,见一青楼艳旗高举,美其名曰夜明妃叙情馆。门口有士兵保镳,寿亭问其缘由,东初介绍里面是一位东北来的女大学生,品位高雅又有倾国倾城之貌,访者络驿但凡夫俗子却难得见。寿亭不知此人正是沈远宜,故并未在意。
  过年时寿亭带着妻儿去给当初的救命恩人锁子叔贺年,寿亭此时已是名震山东的工业家,但对往日恩人却亲如父母,其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情义传为美谈。
  跟着日本侵华意图的逐渐露出,滕井急于获得寿亭的工厂。经由几番较劲,滕井最后以高出实价一倍的价钱买走寿亭的大华染厂,而工人们感念寿亭的人品,不久集体去了济南的新厂,留给了滕井一座空厂。临走之际寿亭留给明祖所有染布的配方和布样,明祖百感交集。
  寿亭和家驹患难与共情同昆仲,但家驹感到自己并无经商才可以,总是坐享其成,过意不去,决意退出去德意志洋行干买办。寿亭挽留未果只好依他。已沦落风尘的沈远宜知晓救命恩人来济南后决意送一厚礼。东俊东初兄弟鼎力协助寿亭办厂,暇余邀请寿亭、家驹赴叙情馆,寿亭无奈只好同往,但果断不愿上楼,故仍蒙在鼓里。
  宏巨染厂开业,宾客渐至,竟都是商界大鹗和山东政要,最后沈小姐款款而至,会场内外哗然,举坐震动。远宜与寿亭相见以兄妹事之,寿亭大喜过望。
  为了扩大日本在华影响,滕井来济南劝寿亭与之合伙创办染厂。日军占领东三省后,寿亭对日本人恨之入骨,滕井之邀再遭拒绝。滕井只好与污名远扬人品差劲的訾文海合伙谋划创办染厂,取名为模范染厂。寿亭的工厂面临着进级和转型的难题。由于手艺人员缺乏,无奈之下,寿亭进展与上海林氏之六合染厂合资。寿亭亲自到上海求见六合染厂老板林祥荣,林祥荣小看寿亭的身世,极尽羞辱之能事。寿亭盛怒,在高薪挖走上海众多高级技工之后,化妆成要饭的,采用激将法以难以想象的低价购进六合染厂八千件布。林祥荣闻此大惊,却不愿悔改,不仅拒不报歉反而想以财大气粗压制寿亭。
  沈小姐的情人已是国防部军需处长,为了来济南见远宜,特意来山东定购军需被服。远宜想借此机会回报当初救命之恩。但寿亭与远宜此时情同兄妹,不愿接管这笔交易,而且劝远宜从良。在得知所得款子为远宜从良之资后寿亭勉强赞成。寿亭接管订单之后,将三十万匹中的二十万匹分给了三元。落成后远宜不辞而别,寿亭难过不已。
  林氏为了打倒天津的开埠印染厂不吝再次降价,寿亭的宏巨与东俊的三元染厂也深受其害,相继停工。天津开埠染厂尽管手艺先辈,厂长是英国留学归来的贸易精英周涛飞,但董事会成员多短见,对上海六合染厂的降价束手无策。无奈之下,邀请寿亭、东初赴天津一晤,意在合伙反抗上海六合。
  此时林祥荣找到其时的税务局长吴其川,让其压制寿亭,但吴认为寿亭能承制军需,定有后台,不敢轻举妄动。同时,林祥荣又以客大欺店的方式强制德意志洋行住手向宏巨染厂供给临盆用料,家驹力陈短长,加以制止。寿亭自沈小姐不辞而别之后,心灰意懒,也有些失魂落魄,就与东初北上天津,去见开埠染厂的周涛飞与丁文东,三人相见恨晚,成为莫逆之交。林祥荣情急之下再次降价。寿亭见时机成熟,在林祥荣降了价的根蒂上再次进行价钱破坏,当日开埠染厂公布休业。
  林祥荣获得开埠倒闭的消息后,自以为得计,便派他的山东司理来到寿亭之宏巨染厂下战书。寿亭命令,全厂开工,向林氏反击。家驹回到了寿亭身边。林祥荣,招集各报记者,在报纸上毁谤寿亭。寿亭正想反击林祥荣,苦无良计,却从林祥荣的谩骂中获得启发,于是登报声明,将自己购进的上海六合染厂的虞美人花布低价抛出,而且免费赠给乞丐,一夜之间,虞美人品牌遭到严重破坏。
  林祥荣父亲见儿子不知好歹,与寿亭较劲遭受重创,无奈之下,出面周旋。他与寿亭最敬服的人苗海东师长是好朋友,便托苗师长出面,说服寿亭。林祥荣父子来济南与寿亭媾和,以求共同发展。就此上海林家与济南寿亭、东初东俊成为民族工业战壕中的战友,一同为消灭汉奸染厂并肩战斗。青岛的孙明祖已经卖掉了大华,在青岛开了一个贸易行,成为宏巨飞虎牌的胶东区域总代理,与滕井相抗衡。
  訾文海与腾井合办的汉奸染厂开业后以极低价倾销,市场大乱,宏巨三元被迫停机,上海林氏六合也暂时无法向山东销货,三家决意结合开展消灭汉奸染厂的商战。汉奸染厂冲击了山东的市场,訾文海和滕井很自得,试图逼着陈寿亭及东俊东初与其合作。寿亭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自己的经销商买下一多量滕井的货后,发给青岛的孙明祖,低价布大举进入了胶东,冲击了滕井自己的染厂,使其自食其果。长鹤与作了汉奸的原配离婚,与远宜结为夫妻后生子,寿亭等人闻之大喜,遂派落发眷前去慰问。
  訾文海固然冲击了山东的染布市场,但自己从中并没获得好处,与滕井发生冲突。訾文海找到同样由于污名远扬而穷途末路的济南劝业银行行长高名钧,两人一拍即合,决意合伙。滕井已对曹氏没有信心,就想再拉寿亭前来入伙,意图真正掌握山东染布市场,并意欲沿着津浦路向上海方面进攻。他知道寿亭不愿就范,就试图把大华元亨加在一起,让宏巨等厂无法应付。寿亭、东俊兄弟和上海林氏闻言大惊。訾文海获悉后也很兴奋,料定寿亭无法应对。
  滕井认为胜算在握,强制寿亭与其合作,一起到场所谓的大东亚共荣扶植。寿亭早有预备,但感到滕井原是个商人,是日本军国主义政策扭曲了他的人性,就好言相劝。最后商洽失败,滕井正欲致电青岛,预备发货,起头倾销。寿亭不得已使出杀手锏,滕井至此才感到寿亭手下留情,顿生感激与忸捏之情,黯然离去,退出訾氏父子的模范染厂。
  訾文海从上海请来了自称上海印染界第一高手的马子雄担当司理。后者建议经由在上海公开竞标,获得低价的原料,从而与寿亭等工厂进行竞争。寿亭将计就计,起头设计圈套请君入瓮。一个自称是日本井伊商社叫明石有信的商人参见林祥荣,让六合定织一万件坯布,给出的价钱很高,要求也很奇异。林祥荣看过对方最后出示的配方后大惊失神,知道此事另有机关。在訾文海的坯布竞标会上,日本井伊更多视频观看www.xunleiyy.com

剧情评论
Back to Top